匿函

喜欢的很杂

【魏白】传说什么的都是假的吧(下)


白敬亭还是被魏大勋给拽出去了,两人该收翅膀的收翅膀,该收耳朵的收耳朵,该收尾巴的收尾巴,变成了普通人类的模样。

魏大勋显然对这次出行惦记很久了,手往兜里一掏就是一张地图,上面用不知道从哪捎来的笔重重地圈下了“游乐园”“餐厅”“电影院”几个约会,哦不,游玩的必选之地。

两人根据地图上的路线率先来到了游乐园。这天是周末,人很是拥挤,这俩人都是走哪哪发光的容貌和身型,不出一分钟就瞅见仨拿手机偷拍的。

白敬亭作为一只夜间出没的吸血鬼,自然是没见过这种仗势的,一下子给僵在了原地。四周嘈杂万分,刺眼的阳光弄得白敬亭的眼睛有些疼,他不自觉的向唯一信任熟悉的魏大勋靠去。

魏大勋多么了解白敬亭啊,一看平时这怼起人来气死人的家伙半天没动静还往自己身边挤,就知道估计是不自在了,惊喜于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的同时又有些懊恼,毕竟是自己硬拉着人家来的,于是一把拽住白敬亭的手腕,无视白敬亭的细微挣扎和周围一些女生莫名的尖叫,一头钻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很黑,时不时地有一丝要灭不灭的绿光闪过,不时传来几声凄厉的尖叫,两人正纳闷着这是哪,就看见前头门外猛然跑过去两个女生,惊悚的尖叫令听力甚好的魏大勋狠狠地打了个哆嗦。紧接着,又跑过去一个披着黑披风、青面獠牙嘴角流血的人。

“这是哪?”白·没见过世面·敬亭问道。

“这里好像是鬼屋……”魏·稍微见过点世面·大勋回答。

“后头那人为什么扮成那样?”白·满肚子问号·敬亭又问。

“……应该是在cos吸血鬼……”魏·感觉有点不妙·大勋答道。

“……”白·感觉被侮辱·敬亭默默地撸起了并不存在的袖子。

“冷静!冷静!不要冲动!”魏·欲哭无泪·大勋赶忙拦腰抱住他。

两个可以算做是“鬼”的家伙本应该鬼屋中来去自如,奈何有个和强悍外表极为不符的脆弱的小心脏的怂货狼人,全程叫的跟个娘们儿似的,手死死地抱着白敬亭的胳膊,在白敬亭一个又一个白眼中锲而不舍地往他身上抱,最后估计是觉得一抱一松太麻烦了,干脆把爪子一伸一环,严严实实地抱住了白敬亭的腰,更是把脑袋埋在了白敬亭的颈窝处,两人如同连体婴般定在了鬼屋中央。

……这俩人在干啥?来自后面正准备突击的扮鬼人士。

白敬亭蓦然被腰间的手臂和背后贴上来的热源吓了一跳,吸血鬼天生冰凉皮肤令他觉得喷洒在脖颈和耳根的呼吸是那么灼热。

白敬亭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但狼人天生力气比较大,愣是没挣开来,反倒是被抱得更紧了。魏大勋颤颤巍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白你别动,我害怕~”

害怕不应该把最没安全感的后背给护起来吗?你抱着我干啥?我又不害怕!

白敬亭感觉心跳又有些不受控制,尴尬地再次扭动身子想离开这过于亲热的拥抱,但在感觉到背后的异样时猛的僵住了。

“……小白你别动了,我控制不住……”委屈。

“……”瞬间停止挣扎,一抹红色从耳根开始蔓延。白敬亭开始尝试着将注意力放在鬼屋墙壁的血手印上,但尾椎上低着的硬物却存在感强烈。魏大勋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而白敬亭则是不敢动,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我懂,我马上走,告辞!来自深知自己多余的扮鬼人士。

等两人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许久,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去玩游乐园的其他设施了,两人匆匆去餐厅解决了并不怎么严重的饥饿感,来到了今天的最后一站,电影院。

经历过鬼屋里的意外后,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有些尴尬,魏大勋知道自己管不住自己走错步骤了而有些懊恼,白敬亭却干脆不再主动和魏大勋搭话,装作不知道魏大勋伸出了无数次的爪子般避免了和他之间的身体接触,看起来貌似是生气了,但其实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再面对魏大勋,也不敢再看他,怕止不住又会想到鬼屋里的画面。

尴尬地氛围在电影开始后终于有所缓和,电影是部口碑不错的动画片,画面色彩极为惊艳,将白敬亭的注意力完全的吸引了过去。魏大勋虽然脸冲着荧屏,却不住地用余光瞟向坐在身边一脸认真投入的白敬亭。荧屏上发出的光将白敬亭的脸部轮廓清晰的勾勒了出来,眼角的泪痣被一闪而过的红光染的更为动人。

魏大勋止不住的开始心痒痒,但刚才的举动确实是吓着了这只单身多年的吸血鬼,便只好作罢。

电影逐渐进入高潮,白敬亭有些口渴了,便伸出手去够扶手上的饮料,谁知取代冰凉渗水的杯壁的却是一块灼热的皮肤。白敬亭被烫得缩了一下,意识到这是什么后立刻把手往回收,却被一把拽住。

体温较高的狼人将手指插入体温较低的吸血鬼的手指缝中,死死的扣住了,任凭吸血鬼如何挣扎也不松手。

白敬亭有些急了,带着被打断观影的愤怒和内心莫名的慌乱转头怒瞪魏大勋,谁知一抬眼就对上一双充斥着无尽委屈与小心翼翼的期待的眼眸。

“……”败给他了。

其实白敬亭清楚,与其说是败给了魏大勋,不如说是败给了自己不受控的心。常年以来,孤独与不被理解使白敬亭不怎么愿意轻易地打开自己的心,然而这样一只蠢了吧唧却一场暖心的狼人却这样简单地让他失控,这种情况令他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如何面对,也不知道如何回应,一昧地只知道逃避。

他在害怕。

他在害怕这种感情与包容持续不了多久,也在害怕自己的逃避最终会使狼人放弃。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魏大勋不知道他的纠结,但他知道这只吸血鬼心里一定是有他的,至于为什么……

“你凭什么说我也喜欢你?”走在回家路上的白敬亭扭头去问乐得更个二傻子似的的魏大勋。

“嘿嘿……”魏大勋得意一笑,抬手指了指前方。

一个只指着两个地方的路标上被不知什么人用石子刻了两个图案,forest旁刻了座山,mountain旁刻了片林。

The End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