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函

喜欢的很杂

【魏白】传说的番外——恶作剧

贼鸡儿短小的番外orz

白敬亭没见过狼人。

他从小便生活在这片森林中,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类和非人类,唯独没有见过狼人。

按理说这森林旁边就是山,不至于连邻居都见不着,可白敬亭就是没有见过狼人。

大概是因为在传说中狼人和吸血鬼是天敌吧。

于是,在那只傻了吧唧的狼人穿梭在林子中时,白敬亭没有如以往般躲开,而是悬在半空中,仔细观察他。

得知狼人是迷路了后,白敬亭第二次有了无语凝噎的感觉——第一次是面对某只过于热情的老虎的时候。

似乎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

传说中的狼人凶残、血腥、暴力,且对于吸血鬼有着极大的敌意。而眼前这只身材高大的狼人却面带微笑的看着他,莫名让白敬亭想起了多年前一只被人类带进来游玩的犬类,好像叫什么“二哈”。

没见过这么无防备、笑的傻了吧唧的人(?)。以往的客人看到他后要么是敌意,要么是恐惧,偶尔有几个抱有善意的也因自己的慢热而淡了兴趣,最终离去。

这个家伙倒是挺健谈的。

听着狼人从他祖宗的第二任妻子一直嘚啵到对将来伴侣的憧憬,白敬亭虽然觉得这人太能扯了,但时常寂静的森林变得稍微热闹了点儿,这种感觉他并不讨厌。

甚至有点不想失去。

闲扯了约莫有半个小时,狼人终于冲他挥了挥爪子打算离开,白敬亭突然间有点不舍。

还挺想让他再来一次的。

白敬亭冲着狼人消失的地方愣了一会儿,一拍自己的脑袋,扑棱着翅膀飞回了洞穴中。

然后这只狼人真的又来了一次。

“怎么又是你?”

“诶嘛呀可算见着你了!”

什么情况?

“我又迷路了。”

“我上周不是刚告诉过你吗?”

“我忘了啊!”

真是令人无语的理直气壮。

白敬亭再次给狼人指了路,狼人再次没有急着走,盘腿往地上一坐又开始唠家常。

“我跟你说我真的是服了……诶你一直坐在树枝上不累吗?下来做下来坐!”

狼人抬头看了看吸血鬼悬在半空中晃荡的腿,黑色的裤脚因为坐着的关系向上提了一截儿,露出一片白的透明的皮肤和突出的脚踝。

狼人的绿眸暗了几分,又盯着瞧了一会儿,才向上转去看吸血鬼的脸。

白敬亭犹豫了一会儿,但屁股下面一根细树枝咯着的感觉实在是不咋地,于是一跳,落在了距狼人五米远的草地上。

狼人知晓吸血鬼对他的警惕,笑着没多说,自顾自地又开始扯自己的家常,一小时的时间白敬亭连他祖宗十八代的事情都搞清楚了。

还挺有意思的。

白敬亭托着腮看着滔滔不绝唾沫星子四溅的狼人,心里这样想道。

狼人又走了,临走前还冲吸血鬼傻笑着说下次再来就带礼物。

几天后,吸血鬼飞着飞着想起了那只文盲的狼人,脑子一抽飞到了指示牌的地方。四下里瞅了瞅,捡了块有尖头的石子,打算刻个儿童图画指示给狼人,忽的想起那张脸上泛着傻气却莫名温暖的笑容,脑子又一抽。

于是,就有了这番“恶作剧”。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