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函

喜欢的很杂

【魏白】我家狗有病,小病

养狗人士魏大勋x宠物店老板白敬亭
有“鬼”出没,脑洞担当

感觉文风在欢脱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下一个短篇试着掰一掰吧……
orz

白敬亭是一家宠物店的老板,因有着过于好看的外貌和白皙的皮肤深得这个小区的女生们的喜爱。

若说这皮囊的好处就是这家宠物店从不缺人来,那么令他苦恼的就是来的得有一半以上目的不纯,不是冲着宠物来而是冲着老板来。

这就极为苦恼了。

众多“慕名而来”的女生中,有一个白敬亭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大大方方的性格,时而还会帮一下宠物店的忙,虽然经常咋咋呼呼的,但倒是十分有小女孩的活力。一来二去两人也都熟悉了不少,白敬亭便叫她“鬼鬼”。

这天鬼鬼如往常一般一边喊着“白白”一边蹦进了宠物店,白敬亭还来不及冲她笑一笑,就看见女孩后面跟进来一个高个儿男人。

“白白,这是我哥魏大勋;哥,这是这家宠物店的老板,白敬亭。”鬼鬼介绍道。

“你好。”“你好。”

初次见面略有些尴尬,白敬亭感觉到自己伸出去的手被一只略有些宽大的手掌握住,摇了摇,然后被礼貌地放开了。

怎么说呢,看起来挺沉稳的一个男人,跟他妹妹倒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性格。

五分钟后,白敬亭意识到自己错了。

“诶那是我的玩具!”

“你是个哥哥应该让着我!”

“我就不!你还是妹妹应该听哥哥的呢!”

“我的!”

“我的!”

“诶你们别吵了这还有一个一样的!”

“谢谢小白!”

“白白你真好!”

果然是兄妹!

俩兄妹在旁边和一只哈士奇玩的不亦乐乎,白敬亭时不时地瞥一眼过去就能看到被鬼鬼的“鹅笑”吓出表情包的二哈和在旁边一通狂拍笑得跟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魏大勋。

第一次有点心疼二哈。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两人临走前魏大勋提出想买一只狗,得到他妹的大力支持后,果断带走了那只贡献了一坨表情包的二哈。看着和鬼鬼一起商量着起名为“二二”还是“哈哈”的魏大勋,白敬亭觉着这个男人到真是个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人。

之后挺长一段时间,白敬亭都能看见宠物店外面遛狗的男人,他会带上一堆的玩具和二哈一起到草坪上玩,一玩至少就是一小时,天天早中晚各一次。白敬亭在感叹这人的毅力和责任心极强的同时也忍不住吐槽男人的闲。

不过自己比他更闲就是了。

男人遛狗的时候总会路过宠物店,有时和闲下来的白敬亭打个招呼,更多的时候会站在窗外看被一群小女生围得一脸无措的他。

经过几次“观察”之后,魏大勋了解到了自家妹妹口中的“白白”其实并不像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样冷,这家伙怼起人来能把人气死,时不时的“注孤生”发言也令一群小女生心碎的同时哭笑不得。

渐渐的,有了鬼鬼和“哈哈”——也就是那只二哈的从中作媒,俩人算是逐渐熟悉了起来,魏大勋也动不动在遛狗的时候来到宠物店,在哈哈撒开了花儿似的去招惹店里的一只猫时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托着腮百无聊赖地看着左手一只兔右手一只猫的白敬亭瞎忙叨。

在第五次魏大勋家的二哈把白敬亭店里的猫惹炸毛了后,魏大勋终于被白敬亭轰了出来,并且收获了一条警告:

“下次遛狗的时候不许来了!有精力带你家哈哈外面跑两圈去!”

伴随着白敬亭臂弯里的猫耀武扬威般地挥爪,一人一狗被拒之门外。

“哈哈。”

“汪呜?”

“白白说的是遛狗的时候不许来了对吧?”

“汪呜。”

“那咱别的时候来不就得了!”

“汪呜!”

于是……

“诶呦小白!我觉得我家哈哈最近的情绪不太好。”

魏大勋和他的狗再次占领了宠物店。

“恕我直言,我觉得他好的不能再好了!”

白敬亭看着不远处冲自家猫犯二的哈哈,炸毛了。

“那是因为在这家店它才能好!”

“狗留下,人可以走了。”

“太好……为啥?!”

又于是……

“诶呦小白!我家哈哈可能病了!”

“有病去找兽医,诺,旁边那家的撒兽医挺‘靠谱’的。”

“不不不,小病,小病。”

“狗留下,人可以走了。”

“不!我家哈哈需要我!”

“恕我直言,它好像并不需要你。”

不远处的二哈屁股对着它的主人,正用爪子锲而不舍地去够缩在箱子后的猫。

“……”

鬼鬼在某天再次去宠物店的时候,才发现自家哥哥在不知什么时候和白敬亭已经那么熟了,面对她还有一丝局促的白白在哥哥面前倒是完全放开了,或许这就是同性相吸吧。

鬼鬼略有些“欣慰”地想。

等等,她记得物理上好像是说异性相吸来着的吧。

于是,鬼鬼就这么自以为发现了白白的重大秘密。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