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函

喜欢的很杂

【魏白】愿望

地缚灵魏x鬼使白白

“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

面前的地缚灵这样恳求他。

“或许你能陪我聊会儿天吗?”

“这就是你的愿望?”

“不,当然不是。”

鬼使神差的,鬼使白同意了这在他看来纯属是浪费时间的提议,他放下了一直举着的手臂,静静地看着露出一丝微笑的地缚灵。

“我跟小白是在这里认识的。”

地缚灵指了指脚下的土地,脸上攀上了一抹腻人的温柔。

鬼使白嫌弃的皱了皱眉,但又觉得这样对一个陌生“人”来说有些不礼貌,于是又恢复了表情。

地缚灵自然看到了鬼使白脸上一闪而过的嫌弃,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表现出不快,反而是又笑了笑,继续说道:

“我跟他认识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我就是挺稀罕他的。他这个人有点儿慢热,刚认识那会儿老不自在了,小眼神儿四处乱瞟,半天不说一句话,还板着个脸,看起来挺闷的。”

鬼使白盘腿悬在了半空中,撑着下巴看着他。

“说真的,幸好我发动了我厚如城墙般的脸皮,一直缠着他,倒还真把这家伙给缠住了。”

合着您还挺自豪是吧。鬼使白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我动不动就爱冲他撩闲,一会儿戳戳他一会儿拽拽他的。他开始总躲,后来躲不了也就放任我瞎搞了。我觉得他不讨厌我这样吧,后来他也撩闲回来了。”

地缚灵此时已经陷入了深深地回忆当中,眼睛冲着他,似是在看他,又似乎不是在看他。

“我开始没想过会变成这样的。”

地缚灵突然间低落了下来。

“我们一直在一起玩儿,一起吃火锅,一起吐槽,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我发现我有点儿不受控了。”

鬼使白稍微有点走神的思想立刻被拽了回来。

“我忍不住地想和他有更多的身体接触,也对于别人和他的亲近而有些不爽。我知道我怎么了,这是不对的,但我控制不住……”

“你真觉得那样是不对的?”

鬼使白压下心中莫名其妙的痛楚,打断了他。

地缚灵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间抱住了头,微弓起身,仿佛有一丝颤抖。

“……不……我不懂有什么不对……但有什么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这样没有什么好结果,他说不定也会觉得我……”

“不一定吧。”

鬼使白再次打断了他。

“你凭什么说他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你不是说他不反感你吗?”

地缚灵没说话,似乎有些迷茫。

“于是,你怎么做的。”

“……我减少了和他的接触……我想我要是离他远一点会不会……”

“所以你退缩了。”

鬼使白的潜意识在提醒他,不要再管了,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是的,然后他就真的离开我了。”

面前的地缚灵满眼的悔恨,周围低沉的氛围令鬼使白也有了几分悲伤。他静静地飘了会儿,还是例行公事地问道:

“所以,你的愿望是什么。”

地缚灵没有立刻回答他,鬼使白也静静地等着他。过了不知多久,地缚灵缓缓地抬起了头,突然间笑了起来: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又是这种微笑,带着不属于鬼的阳光气息。鬼使白有些不太明白眼前这个鬼的想法了,但看到男人眼中浓到可以溢出来的悲伤和小心翼翼的期待,又同意了。

鬼的阴冷气息扑面而来,将他包围在了里面,紧接着就是一双有力的手臂,轻轻地环绕住了他,然后越来越紧,明明不用呼吸,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一种窒息般的堵塞感。

颈上有一丝冰凉的触感。

地缚灵走了。

那个拥抱大概就是他的愿望,愿望实现了自然就会走了。

鬼使白自然明白,但就是忘不了这个诡异的男人,堵塞感也动不动就会出现。

不可否认,他挺喜欢地缚灵的笑容的。

之后一切正常,直到某一天来了一位新上任的鬼使黑来做他的搭档。

是那个地缚灵。

鬼使白愣了一会儿,握上了男人伸出的手。

“你好,我是魏大勋。”

“……白敬亭。”

关于鬼使白地缚灵啥的我真的百度了……然而还是没搞懂详细的……就这样吧……肯定会有bug的……

另外

果然山花俩人就适合甜的啊啊啊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