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函

喜欢的很杂

【斑夏】一生

一.

人的一生真是短暂。

不足一百年的时光,真正年轻体壮的时间也不过十之三四,还极容易感上各种病症,或许年纪轻轻便离开世界。

而在这短短的时光中,有些人类却不满足于安安稳稳的生活,用脆弱的身躯对同类报以猜忌,恶意,讽刺,或谄媚。

太多特殊的,异类的,或者超群的人类被自己的同类排挤,就像玲子一样,总是孤单一人。

玲子。

妖怪对于这个名字可谓是爱恨交加。她是个人类,却还是一个天生带有强大妖力的人类。

孤独仿佛没有对她产生什么影响,她带着张扬自信的笑容,击败了无数只妖怪,将它们的名字放在一起,制成了友人帐。

可惜,这么个特殊的存在年纪轻轻便去世了,留下了众妖觊觎的友人帐和无数未还的约定。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人类啊。

有些妖怪们不知道玲子早已消失于这个世界上,四处寻找着她,或为友人帐,或为希望后的恨意而夺回名字。

斑没能见到她的最后一面。

它被封印了,甚至不知道她已过世,就这样几十年过去。

直到一个少年一脚踢断了它的封印。

一个和玲子有八分像的少年。

同样能看见妖怪。

同样总是独自一人。

他是玲子的外孙。

夏目贵志。

二.

玲子已经过世了吗。

果然,人类真是个脆弱的生物。

化身为招财猫的斑眯着眼睛将夏目打量了一番。

“我已经习惯了。”

啧啧,真是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和玲子倒是像。

只是……这小子显然是不知道如何运用他天生的灵力,被两只小妖怪追得如此狼狈。

从少年眼前消失的斑跟在他背后。

既然是玲子的外孙,那么友人帐应该在他那吧。

斑看着少年略显虚假的笑容和礼貌却略显生疏的语气,心里“啧”了一声。

友人帐果然在他这里,只是这小子居然不自量力的想要拥有它,甚至在听到会有许多危险的妖怪来威胁他的生命时仍不死心,却轻易地为门外的妖怪开了门。

真是个天真的家伙。

看着慌忙向山林里跑去的少年,斑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毕竟让友人帐落到别的妖怪手里可不妙啊。

随后,班意识到了这家伙不仅天真,还十分的天真!跟我无关?斑气得用爪子压住了渺小的人类,看着他挣扎,眼神却没有一丝放松。

爪下的力道有些不受控了。

少年似乎是被逼急了,一胳膊挥起来愣是一拳头砸在了它的脑袋上,虽对它没什么太大伤害,但包含着强大妖力的拳头毕竟还是挺令妖不好受的。

获得一口气的少年坐起身,微微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纷乱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神情。

“这本友人帐……对我来说,是外婆非常重要的遗物……所以唯一和她有血缘的我,希望能和她拥有共同的联系。”

斑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少年。

“……我想把名字还给妖怪们。”

斑被震惊到了。

这个小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不会有事的,因为我有老师。”

瞳孔微微扩大。

“如果我中途意外丧命,我就把友人帐让给老师。”

“请祝我一臂之力吧,老师。”

斑觉得这大概是他妖生遇到过最不像人类的人类了。

“……”

“好吧,我就见证这一切吧。”

三.

夏目这个小子不仅不自量力,还多管闲事。

斑第n次将夏目从某只不知名的妖怪手下救出来,觉得去自己当时八成是被骗了。

这哪是什么见证啊,分明就是过来当了个保镖!还是24小时贴身守护的那种。

到是见证了友人帐的变薄史。

斑其实是有一丝不满的,看着一页页名字被撕下,心中是一顿顿的肉疼。

直接把他吃了就完事儿了。

斑咬牙切齿,但看到少年安静的面容,偶尔流露出的一抹温柔,还是自己消化了。

“你不是不喜欢妖怪的吗?”

一次次的帮助,一次次的费力,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从小就因为妖怪被众人误解吧,为什么还能对妖怪抱有善意?

真是个奇怪的人类。

夏目因为归还名字的疲倦睡着了,斑化为了原型,蜷缩在对于他来说有些狭窄的房间里。

硕大的瞳孔盯着少年泛着倦意的睡颜,静静地看了会儿。

然后猛然间长大了嘴。

利齿对着少年脆弱的身躯,口中呼出的热气令少年微微皱了皱眉。

斑慢慢的合上了嘴。

四.

夏目和他的外婆玲子很像。

两人都总是独自一人,都因为妖怪的事情经受过莫大的委屈。

两人都是一样的温柔。

夏目归还名字的时候可以看到这只妖怪与玲子的记忆,他逐渐的了解玲子这个人,也正如他所说,为玲子完成了遗愿——那一次次未被履行的约定。

两人都是因为妖怪而痛苦,却又对妖怪抱有了平常人类都不具有的善意。

夏目或许比玲子更幸运一些。

他遇到了不少善良纯真的妖怪,也遇到了许多善意理解他的人类。

他不再总是独自一人了。

斑许多次看见小狐狸、牛头独眼跟在夏目身边,也许多次看到夏目同人类朋友们露出真实的笑容。

这个少年不再孤独了。

莫名的,斑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的落寞。

这可不妙啊。

毕竟人类那百年的一生对于妖怪来说实在是过于渺小了。

但斑渐渐的习惯了。

习惯了午后温暖的阳光,习惯了每天吃七辻屋的馒头,习惯了晚上出去夜醉一番。

也习惯了有一个爱损它却又格外温暖的少年。

因此,在夏目被一个可恶的妖怪舔了双眼以至于暂时看不到妖怪了之后,它居然有一丝的惊慌。

“夏目,你能看见我吗?”

斑化为了原型,硕大的头颅小心翼翼地伸到少年面前,问道。

“老师?”

看不见了……吗。

“老师……”

斑觉得自己好像又陷进去了,陷进了一个人类的温柔里。

只不过这次与玲子当时不同。

似乎是某种……更为深刻的感觉。

不想让夏目看不见我。

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甚至到最后已经有一丝执念的感觉。

斑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夏目看不见它了,他会回到他一直期望的正常人的生活,远离这些恼人的妖怪,结婚生子。

斑第一次有这么强的仿佛要失去一个人的感受,也第一次有对于人类渺小的生命的愤恨。

这晚,斑没有恢复到招财猫的样子,以原型的姿态趴在夏目身边,大尾巴一圈,将夏目包在了自己围成的圈里。

许久,探出脑袋,轻轻的碰了碰夏目的额头。

既然你的一生不能延长,那便让我好好保护你,直到你不得不离开。

END

夏目友人帐我前不久又回顾了一遍,对于我这种泪点极低的人来说,前面真的是看一集哭一集,后面的我没有继续看了,因为比较喜欢第一季那种一集一个小妖怪的温馨治愈小日常,后面牵扯到太多就不敢看了,怕看了会更难受……所以肯定会有bug的orz

感觉还有很多想表达的没表达出来,就这样吧不知道咋写了orz

最后bb一句

夏目真的是好温柔啊。

评论(7)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