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函

喜欢的很杂

【锤基】法师与龙4

之后的日子Loki不太愿意描述,毕竟那种吃了睡睡了吃的猪一般的生活实在是跟他那高贵的身份有些不符,但耐不住有一只龙碍事儿,老妈子般仿佛自己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小屁孩,出去吹个风能给吹到另半陆去一样。

Loki翻了个白眼,眼前的巨龙正撅着屁股用硕大的爪子鼓捣着他的睡床。

在巨龙用锋利的爪子在他可怜的木床上戳了第三个洞的时候,Loki忍无可忍的伸脚把巨龙踹到一边。

他当然不具备这个力气,是巨龙被踹了一脚后自己委屈的挪开的。

几天的休息令伤口不再那么可怖,法力也恢复了个七七八八,于是Loki打算试一试他几乎没怎么用过的治疗术。

但是龙却打断了他。

巨龙照例外出带回来一些食物和水源——这得多亏Loki用他法力把那些杂乱的树叶糊弄出来了个装东西的袋子——否则Loki严重怀疑这个傻大个会用他的龙爪一路捧着它们回来。

但这次,Loki从一众果实中看到了几片陌生的叶子。

“这是干嘛的?”

Loki用两根手指捻起其中一片,凑到鼻尖问了问,一股刺激的类似薄荷的味道冲入鼻腔,呛得他瞬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巨龙呼噜了一声,伸出爪子指了指Loki腹部的伤口,然后用一个指腹轻轻的将那堆叶子碾成一堆糊状的浆液,然后小心翼翼的沾起一点,就要往Loki身上碰。

“嘿停住你个傻大个我自己来!”

Loki被眼前糊着绿色的粗糙龙爪吓了个哆嗦,连忙将手臂举到身前制止住巨龙荒唐的举动,然后手上浮起一股淡淡的荧光,冲巨龙示意了一下,意思是他现在已经可以用法力治疗伤口了。

谁知巨龙非但不高兴,反而仿佛被触怒了一般低沉的冲他吼了两嗓子,在Loki疑惑的眼神中将爪中的绿浆往前送了送。

一人一龙僵持不下。

五分钟过后,Loki还是泄了气儿,伸手刮了一些绿浆,另一只手不甚方便地解开衣扣,露出腹部的伤口。

鲜血已被清水洗去,只留下一个不短的伤痕蜿蜒在白皙的腹部。Loki正要往上涂,就感觉到面前的巨龙又有些烦躁的样子。

“又怎么了?”

Loki觉得自己的发际线因为这头固执的蠢龙已经往后挪了不少了,为了保住他的头发,Loki压了压心中的不耐烦,问道。

巨龙还是伸着那只顽固的爪子,硕大的蓝瞳死死的盯着Loki的腹部。

“……你不会是想说你要给我涂吧?”

“吼!——”

巨龙的眼睛眯了眯,似乎是在欣慰(?)Loki终于懂得他的意思了,然后爪子继续以势不可挡的架势往Loki肚皮上杵。

“嘿!你给我停下!让你这爪子给我杵一下我得给你杵出个洞来!”

巨龙不满,不依不饶的继续。

“哦老天你真是头蠢龙!”

Loki也怒了,干脆起身离开,找了个远离巨龙的地方,背对着开始自顾自的涂药。

天知道为什么他还是不直接用法术。

身后的巨龙没了动静,就在Loki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冷落那龙的好意打算回头看一眼的时候,背后突然有了一股陌生的气息。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出,激起一层鸡皮疙瘩。Loki心中一紧,迅速变出匕首向身后捅去。

这次Loki没能成功。

手腕在半途中被一只高温度的大手擒住,一使力,Loki的手就握不住匕首了,被强硬的反剪到身后咯着后腰,紧接着腹部一热,低头一看,一只带着绿浆的大掌正贴在上面。

Loki脑袋顿时“嗡”的一声,恼羞成怒地用剩余的一只手去掰那从后方绕过来禁锢着他的腰的手臂,却只摸到一手结实的肌肉,他使尽浑身力气却无法使它离开,腹部的手掌已经开始缓慢的动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在后面看不见伤口,Thor倒也懒得去做把怀中的人类翻个身这种麻烦的举动,而是挺直了脊背,脑袋从Loki的肩膀上探过,从上方看着自己掌心下的伤口。

男人一头乱发就这么贴在了Loki的脖颈上,呼出的热气时不时地吹起几缕发丝挠过他的下巴,瘙痒的感觉令Loki的耳根悄悄地漫上了一抹淡淡的红色。

Loki又尝试着挣扎了几下,Thor含糊不清地低吼了一声,手依旧牢牢的箍住不老实的人类。

巨龙没给人类涂过药,更不知道要保持怎样的力道,手下也就没什么轻重,Loki一边感受着时而轻的如同搔痒般的抚摸时而重的令他忍不住“嘶”的一声的按压,一边在内心默默扶额。

真是够了。

虽然Loki并不愿意承认这种被小心翼翼的关怀着的感觉令他有些鼻头发酸。

Thor倒是简单,在他看来,这个人类是他的,使他要好好养的,自然什么事情都要伺候着他,哪有养着却让他什么都不在自己掌握范围下的这种事!

真是不知道巨龙这种迷之养宠观念是从哪里学来的。

难道是天生的抖m?

啊啊啊我滴孩呦我居然连着四天更了文!
虽然都是小短篇
但还是破纪录了啊!
真的!
orz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