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函

喜欢的很杂

当万事屋三人去看妇联3

最近银魂看多了
这还算剧透吗
有锤基出没

1.

“啊嘞?”

“就这么死掉了阿鲁……”

“就这么死了吗?!”

“这么草率的吗?!会复活的对吧?真的回复活的对吧?!啊!比如说锤神找到了复活十字架,或者一百零一次初吻?诈诈诈诈尸也可以的哦啊哈哈!”

“什么鬼啊锤神是什么啊喂!人家叫做雷神好不雷神!还有你是怎么串到爱*公寓去的啊喂!”

2.

“星爵为什么要模仿锤神阿鲁?”

“都说了是雷神啊喂!神乐酱你不要学习肮脏的大人呦!”

“啊啊所以说啊人不要总是模仿别人哦!不要去妄想自己本来就不拥有的哦!那样会很蠢得哦!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的妈妈会哭的哦!”

“银桑你是最没资格这么说的吧,明明自己一直都在妄想有一头直毛。”

“你在说什么呢眼镜君,拜托尊重一下这个正常的世界好不?身为眼镜就不要说话了,吼啦都吓到旁边的小女孩了。”

3.

“啊啊真的是很感人的兄弟情呢。”

“兄弟情?新吧唧呦,果然是个一无所知的小鬼呢,这么明显的兄弟之上的感情都看不出来吗?”

“就是的说阿鲁,果然是个废柴眼镜阿鲁。”

“桥豆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啊喂!话说为什么神乐你会看出来啊喂!你平时都在看些什么啊喂!”

“哼哼,我看的可多了,比如说*银啊,*银啊什么的,哼哼!”

“感,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容……”

4.

“桥,桥豆麻袋?!反派最终这个邪魅一笑是个什么鬼啊!好莫名其妙啊我说!有种诡异的搞笑感啊我说!”

“嘛嘛已经无所谓了啊哈哈,银桑我感觉身心得到了洗涤啊哈哈。”

“那么银酱赶紧切腹好了。”

“小孩子不要学那些税金小偷哦,没有前途的呦!话说,诶?为什么我要切腹啊?!”

“死一半的人嘛,本女王是不会死的阿鲁,所以银酱就牺牲一下好了阿鲁。”

“诶万事屋不是有三个人吗?”

“那边的废柴眼镜算是人吗?不算是人吧,所以万事屋就只有两个人了阿鲁。”

“请不要在抓着眼镜这个设定不放了好不好,一点也不好笑哦。”

5.

影片播放完毕。

……

“回去吧阿鲁。”

“说的也是呢,回去吧。”

“桥豆麻袋呦!你们两个怎么突然间失去了颜色啊喂!这种令人窒息的绝望扑面而来了啊喂!你们的内心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脆弱了啊喂!”

“只会吐槽的眼镜是不会理解的吧。”

“就是的说阿鲁,眼镜无论如何只是个眼镜而已阿鲁,是不会理解我们人类的感情的阿鲁。”

“喂我听到你们叫我眼镜了哦!真的听到了哦!什么叫做只会吐槽的眼镜拜托你们对我角色有些深刻的理解好不!”

“啊嘞这个眼镜的野心还真是大呢,但阿银我呦是不会放任你随意的打响指的呦,你想想啊眼镜君,万一你要是不会打响指的话岂不是很尴尬吗?”

“啊喂你已经把角色串了啊喂!银桑你是有多大的怨气啊!”

“啊哈哈真的是很大的怨气呢,好像没妈妈桑管的小屁孩一样在我耳边咕噜咕噜的叫嚷地真是令人不爽啊啊哈哈”

“银时呦,你心中的野兽终于苏醒了吗,让我们一起来把这个世界破坏地华丽一点吧!”

“为什么高杉君会出现在这里啊喂!脸上还挂着一脸满足的笑容啊啊真是可怕的人啊!诶话说高杉君好像也是从电影院出来的吧?”

“银时,加入我们攘夷志士来一同抵抗灭霸不天人和腐败的幕府吧!”

“为什么桂君也会出现在这里啊喂!你是哪里激发的莫名的动力啊啊诶桂君也是从影院出来的?”

“呵呵,真是迫不及待地要华丽的大闹一场了呢。”

“让我们一同保护江户的明天吧!”

“喂为什么会找到奇怪的共鸣啊我说!啊啊啊为什么我的身边没有一个正常人!我到底为什么要来看这个电影啊啊啊!”

是啊,我到底为什么要去看这个电影啊。

评论

热度(4)